龙8娱乐平台官网

NEWS CENTER

龙8娱乐平台官网

国电网董事长:汶川等县私有化电力结果到大地震时都不管、都跑了

 发布时间 : 2022-11-14  浏览次数 : 1

  国电网董事长:汶川等县私有化电力结果到大地震时都不管、都跑了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说,英国电力走过极端私有化,首都伦敦供电资产甚至被不止一次甩卖给外国公司,今天来看是不够成功的,“假如说在英国这种国家,这种资产被其它国家买下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在中国我们能否同意?”

  “资本是趋向逐利的,而国企有其社会责任、政治责任,不能完全考虑利益。”他强调,以中国目前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发展阶段,国企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如果把电力私有化了,会是什么结果?我自己经历过,四川汶川等一些县的(电力)资产给私有化了,结果到了汶川大地震时就都不管、都跑了,我们(国家电网)于是都给接过来了。”】

  再次面对中新社记者,此前一直婉拒采访请求的全国政协常委、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缓缓打开了话匣子,“你们记者这么盛情,我也不得不讲。”

  被巡视、被降薪、电力私有化、混合所有制、特高压输电争议出人意料的是,这几天在政协小组讨论会场内外线日晚在接受记者专访时没有回避任何敏感话题,半个多小时里侃侃而谈。

  “还在巡视中,但不存在是否过关的问题。”刚刚迎来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刘振亚否认有压力,他认为,对于巡视组和被巡视企业而言,“搞好巡视是共同的政治责任。”

  除对央企的密集巡视之外,今年初国家正式实施的央企负责人调薪方案,被认为动了不少央企高管的“奶酪”。

  “中央决定这么做是对的,我是拥护的,已经带头把工资降下来了。”刘振亚说,“我过去含税一年120、130万元(人民币,下同),现在我是公司降得最多的,但是也没意见,因为过去(高薪)拿了这么多年了,房子也有了,还配着车别说降下来,就是两年不发也够吃够喝。”

  “中国发展的这个阶段,几十万块钱对老百姓就是大数,甚至天文数字。”刘振亚说,他的薪酬比起国际电力企业高管低了“几十倍”,但是比起许多老百姓还是高得多的,“给我的钱还是不少了。我把钱降下来了,国家电网收入水平中下层的员工相反会提高。”

  今年两会期间被问到电改方案时,刘振亚因一句“私企来把控我们的电力资产,大家心不心疼?”,一时成为舆论焦点。

  他表示,私企包括了境内外企业。自己的原意是,从世界电力改革的历史来看,英国为代表的电力全盘私有化改革,“搞了20多年后,实际上非常困难,不管是电网还是电源。”

  刘振亚说,英国电力走过极端私有化,首都伦敦供电资产甚至被不止一次甩卖给外国公司,今天来看是不够成功的,“假如说在英国这种国家,这种资产被其它国家买下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在中国我们能否同意?”

  “资本是趋向逐利的,而国企有其社会责任、政治责任,不能完全考虑利益。”他强调,以中国目前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发展阶段,国企必须承担更多的责任,“如果把电力私有化了,会是什么结果?我自己经历过,四川汶川等一些县的(电力)资产给私有化了,结果到了汶川大地震时就都不管、都跑了,我们(国家电网)于是都给接过来了。”

  不过,他也表示,针对电力改革,尽管具体文件尚未下达,但国家层面已有了明确思路。

  欧洲的电改有很多模式,但现在基本上走投无路。英国有很多风电但没有钱,法国发配售是一体的,德国是全国划分几个公司,每个公司发电配电电网联在一起。

  我们国家的能源部门关系国计民生,要听党召唤,为人民服务,如果是私有公司在关键的时候会这么做吗?不会的。现在中国的主要矛盾是解决缺电的问题,提高供电的可靠性,提高效率和服务水平。西方国家在这一实践的结果并不好。5年前意大利改革把电力调度切出去,结果不行,现在又收回来了。我们的上一轮改革1+11:两家电网5家发电4家服务外加电监会。我们的改革力度是最大的。】

  3月5日下午,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刘振亚第一个发言。与去年一样,他发言的重点依然是力推特高压。

  刘振亚在发言中用了很多数字论证:我国煤炭资源近80%集中在西部、北部地区,而约75%的煤电装机分布在东中部,大规模、远距离向东中部输煤在运、储环节造成多重大气污染。

  刘振亚说,解决环境问题首先需要使用清洁能源,在电源端以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而清洁能源输送到中东部必须使用特高压,特高压能够保增长、调结构,促消费,国家应该作为战略性的项目来进行开发。

  小组会议结束后,刘振亚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回答《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关于电改方案为何暂时还没有出台的原因的提问时,刘振亚表示,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须积极有序、稳妥科学、客观公正地加以推进。

  刘振亚:中国的风电已经做到全球最大,太阳能发电估计很快也会达到第一。这些清洁能源发展这么快,主要是投资者来投,但配套电网无疑需要国家电网来做。

  从目前的技术状态来看,电不可能大量储存,需要发供用瞬时同步进行,所以必须输送出来。比如从新疆甘肃输送到华北华东要几千公里,就必须用特高压,没有特高压,已经建成的清洁能源必然会送不出去,造成大面积的弃风弃电。

  NBD:现在特高压投资几千亿,您在发言中提到如果每年投资1万亿,可以极大地稳增长。

  刘振亚:你理解错了。国家电网自“十一五”以来已投资2.5万亿,“十一五”时期平均每年不到3000亿。“十二五”前四年每年约3500亿,实际上今年电网投资可能超过5000亿,这必然会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比如上游电源的投资,像火电、煤矿等,假如电网一年投资5000亿,电源投资可能超过5000亿。下游企业投资也很大。电网是网络型的基础设施,而且用清洁能源。

  NBD:您一直提全球能源互联网,并希望纳入到国家规划中。但有评论说,之所以提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构想,是希望推中国的特高压走出去?

  刘振亚:这个说法也不错。全球全人类需要的技术,如果只是中国人自己用,是不是我们中国人的胸怀不够大。好东西大家分享,应该有这种友爱。

  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核心是清洁能源加特高压电网在全球进行配置。全球能源互联网,可以将全球的时差和季节差衔接起来,他不用电时我们用电,这是真正解决全球能源安全的根本之路。

  刘振亚:全球能源互联网能很好地落实一路一带战略。目前我们与俄罗斯有合作,与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也在研究推进。从俄罗斯过来的交流和直流都有,但过去的技术输送能力有限。有了特高压,可以把俄罗斯很多地方的电输送到中国,特高压输送距离可达5000到6000公里。

  刘振亚:目前公司在海外运行基本正常,投资效率是好的。我们有国际化的战略,现在电网在海外资产超过300亿美元,投资的所有项目都是赚钱的。在海外投资,不干事就没有风险,要干事就会有风险。但是风险要可控,可控靠人、靠制度,制度再好,人不好也不行,关键是靠人。

  NBD:现在电力改革的阻力很大,很多人的说法是国家电网有意见,您认为呢?

  刘振亚:在电改的问题上,以英国在撒切尔夫人时期的私有化政策为例,曾造成该国能源困难的局面,电价涨得最高,因为很多资产都被别的国家买去了。伦敦的电网在第一次改革时被法国公司买走,现在又卖给李嘉诚的公司,花50亿英镑就获得价值600亿的资产。如果在中国,用私企来把控我们的电力资产,大家心不心疼?

  欧洲的电改有很多模式,但现在基本上走投无路。英国有很多风电但没有钱,法国发配售是一体的,德国是全国划分几个公司,每个公司发电配电电网联在一起。

  我们国家的能源部门关系国计民生,要听党召唤,为人民服务,如果是私有公司在关键的时候会这么做吗?不会的。现在中国的主要矛盾是解决缺电的问题,提高供电的可靠性,提高效率和服务水平。

  西方国家在这一实践的结果并不好。5年前意大利改革把电力调度切出去,结果不行,现在又收回来了。我们的上一轮改革1+11:两家电网5家发电4家服务外加电监会。我们的改革力度是最大的。

  刘振亚:三五年前,中国还没有人做充电桩时,国家电网为了国家利益,做了几百个充电桩。但是考虑到我们的财力不够,也会影响到国家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我们在去年下半年下决心,把电动车的充电桩市场放开了。

  现在来看,这个业务有些点是亏损的,有些不亏。但从长远来看,肯定是好的。亏不亏还是取决于电动汽车的多少和用电量的多少。电动汽车的发展要和国民经济的发展相关,也和电动汽车的技术突破有关。

  电动汽车最重要的是电池及其容量,容量决定了续航能力。假如电池技术能够更商业化,电动汽车的发展势头谁也阻挡不了。

  刘振亚:特斯拉作为美国的电动汽车公司,率先做了很多事,这种创新精神和意识值得尊重。

  但是它的技术不一定适合中国的需要,它没有取得重大的突破,它是靠大量的电池,但是成本比较高,因为电池多,车的自身比较重。

  再一个,它搞了一套标准,到我们国家,就应该用我们的标准。比如东西方的插头问题,我们去国外插座常常用不了,还得自己带转换插头。但美国公司再牛,他们有他们的标准,我们也有我们国家自己的标准,美国公司到中国来,也应该遵守中国的标准。